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冷斋

冷山冷水冷风冷宅,冷意素面,为你却有一颗炽热的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听那雨滴  

2014-03-12 21:03:15|  分类: 南城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风已歇 雨已

      谁会赤足 从这里过

      很远的路 很潮的沙

      很深的眼 很野的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    原来的小学,坐卧于市中心的一角,被四周大厦包围,像是被喧嚣所遗弃的布娃娃,又像是一方宁静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穿过大门,旁边是展示窗,放着很多孩子的艺术作品。道路笔直,淡灰色的,如同一条平整安静的绸带。在深入一点,狭窄的路,立刻豁然开朗,杨梅树,梧桐,樟树,杨树,枫树,模糊,碧绿,仿佛进入了一部电影的长镜头,缓缓转动。童年时,经过这里,总唱着歌,或是拼命地跑,和同伴追逐打闹。几乎每个学年,教学楼都会翻新一次,开学去看,总觉得有很多不同,像极了一幅会变幻色彩的图画。某一天,突然下起雨,世界开始流动,而校园仿佛被披上一层银色的外衣。

     很多记忆,是发生在雨季。特别是夏季,可能前一分钟就是晴天,下一刻就是乌云密布,让人有黑云压城城欲摧,有时,电闪雷鸣,教室里不少女生,会发出尖叫,让老师不得不停下讲课,生气地瞪着很多女生。男生们喜欢踩着凉鞋,在水洼中蹦跳,用伞当兵器,常弄得满身泥水。那时候,我深深感受到雨水与泥土的气息,绵长悠远仿佛连接着生命。放学,校门口满是撑伞的家长,熙熙攘攘,常会被伞角戳到。城市,此刻陷入车水马龙之中。

     街道旁是高大,几乎遮天的法国梧桐,雨停时,风吹过,豆大的雨点打在头顶,还觉得有点麻痒。以前,自己非常不爱学习,走路坐车脑子里想着奇怪的思维看电视,经常被父母数落。小学毕业那会儿,也是下着淅淅沥沥的雨,天气阴沉,日光灯亮着,脚下鞋子湿漉漉,极让人不舒服。老师再三叮嘱,要认真对待,对升初中很重要,我就是心不在焉,看着窗外雨水零落,草草了事。后来,我也忘记了究竟考了多少分,忘了和以前的同学告别,忘了回头再看一看校园。

     至少,那时,在下雨时,能听见雨水点点,浓重的草与土的腥气扑鼻,即使听不见,也知道,雨水会来临。忘记带伞的时候,和小伙伴站在屋檐下躲雨,等着父亲来接我,屋子上的水管,总会噗噗的往外面涌,檐角上一点雨水会欲滴未滴的含蓄模样。听见,有人在水中践踏,轿车飞快地行驶,雨伞回应着雨落,各种声音敲敲打打,像是一个小型的乐队,一刻不停地演奏。有时,我不爱说话,微微笑着,看着伙伴闹腾,那时,故作深沉,还是喜欢这样的雨天,反正就是宁可悄然无声,也不想破环气氛。

     风已歇,雨已停,谁会赤足,从这里过。我以为,这样慢慢一步一步,会让自己的心情和身影拉得渺远。我想,可爱的自己,还是会贪图那时的快乐。涉足在流动的世界,若真会有人和事,能愿意为我停留片刻,我会毫不犹豫地踏上这一切的步率。像是某个故事的隐喻,抚摩过多少次,也未曾让人发觉,突然成长,突然在某段促狭的思考中寻觅得到。

很远的路,自己和那些人走过的地步,已然遍布了时光与尘埃,不知道会不会有一条滩涂,能够留下,我们的足迹和欢笑。很深的眼,仿佛深邃的夜与星辰全部埋葬进他的眼神中,映着月华衬着一种惘然的失落。

以后,会有谁陪我听,那雨滴,坐卧在风声当中,经不起时光摇曳,经不住霜雪堆叠,至于我们自身,总是在增长和成熟。

有空,去听一听雨水,落地的声音。

【原创】听那雨滴 - 郭小冷 - 小冷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